“三动”是孩子成长的刚需

2019-11-03 16:02:38
A+A-

这也是新的一年的开始。9月6日,中国教育日报家庭公开课《今日,我们如何做父母》邀请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和中国青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参观工作室,讨论儿童成长的三大必需品:劳动、体育和人际交往,并讨论“三大必需品”对儿童未来生活的影响。

劳动意识和劳动能力让孩子独立自信

一个孩子多大能承担相应年龄的家务?孙云晓认为,孩子可以从小就参与家务劳动,劳动的难度和责任应该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在童年早期,可以洗小手帕,把脏衣服放在洗衣篮里,或者帮父母拿报纸。”

李玫瑾认为,只要一个孩子能做任何事情,他就能做到,而且他必须在孩子成长的早期阶段“分派工作”。她回忆起小学一年级时在平房院子里学洗衣服的情景:“我不用搓板,我总是在木头上搓手。我邻居的阿姨仍然嘲笑我,当时我很不情愿。回想起来,我母亲所说的“技能不会压倒身体”让我受益匪浅。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做些工作真的能让人们更快地成熟。”

主持人多次询问中小学教师,他们的孩子在分担家务方面是否稳定。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少数人举手。

对此,孙云晓认为,这是家庭教育中的一个大错误,是激烈的学术竞争和升学压力造成的一种社会偏见。“父母认为知识和学习成绩决定着他们孩子的命运。只要孩子们学习成绩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这是针对成千上万家庭的反生活教育和反教育宣言。如果父母真的想对他们的孩子负责,他们必须让他们独立、正常,能够过上他们的日常生活。”

李玫瑾认为家务劳动不是纯粹的劳动,它关系到儿童成长过程中身心的非常重要的发展。“我们说‘做你自己的事’,在做事情的过程中,孩子首先学会照顾自己,知道你需要什么,知道如何满足自己。第二是学会观察别人的反应,看看他们是如何做事情的。做事之后,孩子们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成功和价值。经验越丰富,孩子的智力发展就越好。”

作为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曾在他的作品中提到,许多罪犯的共同特点是喜欢安逸和讨厌的工作。她解释道:“对安逸和邪恶工作的热爱与孩子们从小缺乏分担家务的意识有关。当许多孩子还小的时候,这个家庭根本没有给他们分配任何工作。他不知道每个人都应该在家里做些工作,所以他不喜欢工作,也不能工作。”

孙云晓认为,关键在于父母的教育哲学。父母应该为孩子的长远规划,而不仅仅是看着他们的眼睛。他说,美国心理协会前主席斯腾伯格认为成功的智力有三种,第一种是分析型智力,第二种是生活型智力,第三种是创造性智力,其中生活型智力是基础。李玫瑾建议父母应该学会示弱,向孩子寻求更多的帮助,让他们分享一些东西,并向孩子表达感激之情,这样他们才能获得成就感。自我照顾能力弱的孩子往往不知道如何生活,不照顾孩子,甚至当他们成为家庭成员时会带来婚姻问题

孙云晓建议父母应该抓住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培养他们的工作能力。“孩子们在三四岁的时候对学习做家务很感兴趣。中小学是培养儿童劳动意识和劳动能力的黄金时期。”他回忆说他小时候在青岛长大,经常去海边挖蛤蜊。每次他从海边回来,他的父母都赞不绝口,这让他感觉到工作带来的成就感。

锻炼是身体健康和心灵阳光的基础。

鉴于青少年情绪抑郁现象日益严重,李玫瑾认为最好的预防和治疗是锻炼。“爱动是孩子的天性,运动越多的孩子越少患抑郁症。”

“在研究抑郁症和脑神经问题时,我们发现中脑和脑干都一天24小时工作,即使是在人们睡觉的时候,也能支撑身体。小脑和大脑是“通勤系统”,安静时睡觉,清醒时兴奋。李玫瑾将小脑与大脑的右手进行了比较,并通过控制肌肉和关节完成了大脑的指令。“但是现在社会发展变得越来越技术化和信息化,一切都可以由大脑来完成。大脑在工作,上下楼梯乘电梯、出去开车、打手机和玩电脑时,小脑没有机会工作。”

中国青年研究中心做了很多全国性的调查,有两个结果——一是中小学生在“00”后普遍缺乏睡眠、锻炼和阅读;一个是关于青少年的幸福指数。数据显示,“朋友越多、热爱运动的孩子越幸福”。

至于两个相互印证的调查结果,孙云晓认为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低估了体育的价值,忽视了体育时间的保障。“锻炼是儿童社交最有效的方式。热爱运动的孩子快乐的原因是运动可以释放多巴胺。从操场上汗流浃背下来的孩子们都笑得很开心。”

例如,孙云晓说:“我们做了儿童游戏,开发了数百种游戏,并在三四所学校进行了实验。我们发现,那些无聊到打开书本,让电风扇玩耍的孩子,在玩完课间游戏后,不再激动,不再喜欢跑和跳,不再有明亮的眼睛和良好的心情。”他还强调体育运动可以让孩子们理解规则,学会团队合作,珍惜荣誉,锻炼他们的坚强意志。

李玫瑾说:“人们对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控制感,并且很自信。因此,热爱运动的人有很强的自律意识。身体不动,也没有任何身体兴奋。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如果小脑被抑制太久,也会导致失眠和其他问题,人会变得越来越虚弱。”

关于儿童运动习惯的发展,两位嘉宾都认为父母的教育观念非常重要。李玫瑾是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唯一一个孩子。尽管邻居们都认为这个小女孩学游泳太难了,但她的妈妈仍然支持她学习“各种运动技能都是有益的,比如跑得快,事故可能会挽救孩子的生命”。

人工智能时代需要更多真正的人际交往技能。

近年来,网络上有一个很流行的词叫“宅男”,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使用“人机互动”而不是“人际互动”。他们在虚拟空间里热乎乎地聊天,手指在飞,但他们见面时无话可说,不能一起玩。这种现象意味着什么?

孙云晓认为孩子从3岁开始就需要伴侣。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际交往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儿童的社会化实际上是在同伴交往中完成的,这是儿童适应社会和处理人际关系的最重要的社会课。“在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不能做的是你的能力。因此,学习交流、倾听和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

大约12岁和13岁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后会感到孤独,没有朋友。李玫瑾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在学校里解决。“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父母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所以学校应该教孩子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同时掌握孩子的学习和运动。”

作为20世纪80年代初的大学生,李玫瑾回忆起大学时代群舞和交际舞的场景:“第一支舞有点尴尬,因为平时没有机会和男生交流,但随着音乐换了舞伴,每个人都点头微笑,这种感觉特别好。”在研究犯罪心理学时,李玫瑾发现一些年轻人犯罪、抢劫、强奸,特别是性犯罪,实际上是严重缺乏社会化,不会与异性交流。

孙云晓认为,学校和家庭在帮助孩子获得人际交往技能方面有自己的优势。当他编辑《儿童研究》杂志时,他曾经发起了一个典型的“星星河幸福之家”的案例三个独生子女家庭组成一个小团队,每个周末都在某个家庭一起度过,这在为孩子体验集体生活创造条件方面非常有效。

有些孩子几乎没有朋友,甚至不敢用眼睛看对方。然而,父母不重视他们,认为他们内向。人际沟通能力与孩子天生的内向和外向有关吗?

李玫瑾说:“内向与一岁前的养育方式有关。为人父母的反应不够及时和充分。孩子们耳朵里没有声音,眼前也没有脸。六岁以后,他们基本上是内向的,但是他们可以在18岁之前(尤其是12岁)得到纠正。”李玫瑾认为,心理学中的内向和外向并不是缺点,“不能说内向不好,但是内向的孩子应该更加注重人际交往能力的发展,拥有更多的朋友。朋友是儿童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

孙云晓认为内向和外向是不同的性格特征,两者都能实现良好的发展。关键是父母应该关心孩子的同伴互动。例如,最简单的标准是看孩子是否有几个好朋友。"没有好朋友,校园生活很难过。"

中国教育新闻,第9版,2019年9月12日


相关新闻
映像胶东
视听中心
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lwoodrowross.com 凯德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